我們小時候常常被《古惑仔》裡義薄雲天的兄弟情感動,但是義氣不光是男人的專屬品,講義氣的女人,比兄弟情還讓人心馳神往。

 

這種女人,勇敢起來,比男人膽子還大;溫柔起來,卻又讓男人身心愉悅,放鬆自在。

 

她是男人窗前的明月光,也是他心頭的硃砂痣,她的存在,讓男人倍感溫暖和感激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 

年逾花甲的江嘉年,就是一個讓丈夫崇拜的女人。

 

30多年前,梁家輝初識她時,正逢人生低谷。

 

那時,26歲的梁家輝已經憑藉電影處女作《垂簾聽政》獲得了香港金像獎影帝的桂冠。

 

但命運弄人,因為電影是赴中國拍的,所以引起了台灣「文化局」的不滿。

 

他們讓梁家輝承認錯誤,寫一份「悔過書」,否則就封殺他。

 

梁家輝內心不認同,拒絕了。

 

結果就是,全香港沒有人敢找梁家輝拍戲了,因為誰也不敢得罪當時財大氣粗的台灣市場。

 

於是,金像影帝只能轉行擺地攤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 

好在命運垂青,此刻一個女孩,彷彿踩著七彩祥雲的仙子,飄到他面前。

 

那時在香港電台擔任監製的江嘉年聽說了梁家輝的遭遇,既被梁的才華所深深折服,又欣賞他敢於挑戰不公的骨氣。

 

於是她主動給梁家輝打電話:

我們現在有個廣播劇需要人,你想不想來?

 

那個電話,如同黑暗中裡突然照進的一道光。

 

梁家輝興奮地跳起來,這是老天救贖他的一次機會,他怎麼能不把握?

 

其實,江嘉年也面臨來自高層的壓力,她作為監製,話語權是不夠的。

 

但是她就是敢放下狠話:「梁家輝是我要用的,出了問題我負全責。」

 

後來,梁家輝說:

那時候,我太太是全香港唯一一個敢給我工作的人,沒有她的勇氣,也就沒有我的事業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就這樣,他們不僅共事了,而且相愛了。她愛他的才華,他愛她的義氣和善解人意。

 

 

可是,才子佳人在一起並不一定就順風順水,生活的波浪不停地拍打愛的小船。

 

隨著梁家輝知名度和票房號召力的提高,他被黑社會盯上了。

 

那時,黑幫組織對香港電影圈的滲透很嚴重,不少影星都有過被恐嚇、威逼、乃至強迫零片酬拍片的經歷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有一次,梁家輝剛從金馬獎的舞台上拿著獎盃走下來,就被黑社會綁走了。

 

在那些膽戰心驚的日子裡,本該躲在丈夫背後的江嘉年,毅然走向前台,陪著丈夫一起挨。

 

梁家輝在越南拍攝《情人》期間,黑社會找上門來直接綁走了梁家輝,把他帶到菲律賓強迫拍戲。

 

眼看《情人》的拍攝被毀,丈夫生死未卜。

 

江嘉年心急如焚,這個女人居然孤身一人前往菲律賓,點名要見黑社會的頭目。她說:

我既然來了,就不怕後果,可就算你們把我滅口,對你們也沒好處。你們是生意人,無非想自己拍片子多掙些錢。《情人》是一部受矚目的大片,我敢說這部片子會讓輝仔的知名度有一個質的飛躍。你們讓他安心將這片子拍完了,再去拍你們的,對你們的票房只會有好處。你們採取這樣的行為,大家心裡都不痛快,他即使去演,也演不好,又何必呢?

Advertisements

 

一個弱質女子,面對無數彪形大漢,卻句句鏗鏘有力,不卑不亢,在情在理。

 

這種勇氣,這種膽識,世間幾人能有?

 

最終,黑社會放了梁家輝,《情人》得以順利拍攝。

 

 

該影片上映後一舉成名,打破了法國電影票房的歷史記錄,也讓全世界記住了這位儒雅性感的亞洲男人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對於妻子的義舉,梁家輝至今仍很感慨:

都說男人比女人堅強,關鍵時刻卻總是女人最先鎮定下來,男人有時真的是不能沒有女人。

 

短短幾句話,對妻子的崇拜之情、感激之情溢於言表。

 

對於江嘉年這樣的好女人,除了疼她,更疼她,梁家輝還能做什麼呢?

 

Advertisements

 

梁家輝對江嘉年的愛,不是做給誰看的,而是深入骨髓的。

 

成名這麼多年,在娛樂圈數不清的女神、美女中穿梭,梁家輝始終片花不沾,簡直是一個行走的「緋聞絕緣體」。

 

 

有人問他:「你是怎麼做到拒絕誘惑的?」

 

他答:

很簡單,我覺得我老婆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,家裡的誘惑我都抵擋不過來了,哪裡有精力去應付外面的?

Advertisements

 

近些年,港媒時不時奚落江嘉年身材走樣、面容蒼老,梁家輝是疼在心裡的。

 

 

這種心痛,並不是因為別人說他老婆醜,他覺得難堪,而是他怕這些話妻子聽了會傷心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 

他對人說:

在我眼裡,再美的女人,也沒有我太太有魅力。

 

每年妻子生日(也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),他都用心操辦。

 

結婚每跨過一個10年,他都跟妻子再舉辦一次婚禮,他會送妻子在別人眼中用來討好情人的大鑽石。

 

即使工作,他也常常帶著妻子在身邊。

 

每次出門購物、旅行,他總是十指緊扣牽著妻子的手。

 

 

江嘉年是面容淡泊的人,新聞照片裡站在梁家輝旁邊的她,總是表情淡然,不喜不笑,沒有一絲矯飾,一絲賣弄。

 

因為她篤定自己的感情,因為她信任這個共過患難的男人。

 

因為她知道,梁家輝不是愛她做出的樣子,他愛的是她整個的人,是她的全部身心,是她的存在和生命。

 

 

能被丈夫徹骨愛上的女人,都是有一股子義氣的。

 

這義氣,是不欺少年窮,是心甘情願陪你過苦日子;

 

是放棄自己的前程,一心支持你的夢;

 

是當有人拿槍指著你的時候,還敢跟惡人據理力爭,救你的命。

 

對義氣這般的女人,男人怎會不愛?怎會不覺得三生有幸?

 

可我們都是平凡人,也許終其一生,也不會遇到這樣與惡人交涉的生死關頭,但依然有無數時刻,我們在付出著我們的義氣。

 

 

你敢說,女孩從千里之外,遠離故土父母,投奔到一窮二白的你這裡來的時候,不是義氣?

 

你敢說,妻子為你懷胎十月,內外改變,躺在手術台上跟命運對決的生產時刻,不是義氣?

 

你敢說,為了你能更好的發展,妻子放棄事業前進的機會,安心在家撫養孩子、做飯洗衣的時候,不是義氣?

 

你敢說,當你生病,妻子沒日沒夜地照顧你的時候,不是義氣?

 

 

其實男人只要有心,就會發現,身邊的女人已然為你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 

隨便拎出哪一樁哪一件,樁樁件件都滴著妻子的汗,藏著妻子的真心。

 

這顆心的溫度,你感受到了嗎?

 

女人的義氣總是低調含蓄,不聲不張,關鍵時刻卻最為堅強。

 

 

女人就像大地,溫柔慈悲,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便要對你一生不離不棄,照顧有加,而男人回報女人的最好方式,就是同樣對她講義氣。

 

看到女人的付出,心懷溫暖和感激,愛她,疼她,照顧她,不辜負她。

 

在她最虛弱、最孤獨、最飽受質疑的時刻,握緊她的手,堅定地對她微笑,對世界微笑,永遠不離不棄,永遠唇齒相依。

 

外面的誘惑再精彩,也比不上家裡這顆真心的彌足珍貴;

曖昧過的女人再多,也比不上長久而專注的夫妻情有廣深。

 

 

好的夫妻,是你不欺我少年窮,我也不負你糟糠恩;是彼此講義氣,一心一意,相互扶持,肝膽相照;是相處得越久,越愛你內心的靈魂。

 

這世界,什麼都在變,每一天,每一秒,萬事萬物,包括人心,都在不停流轉,但真心相愛的夫妻,會知道,有兩顆心,永遠不會變。

 

它們相依相偎,苦,在一起,甜,也在一起,情比石堅,日月可鑒。

Facebook 留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