賣菜53年,捐了1000多萬,她上了美國《時代》雜志封面,還被評為「時代最具有影響力」第八名,連奧巴馬、蘋果總裁都要排在她後面



2010年,美國《時代》評選出

“最具影響力時代百大人物”,

台灣一位普通的66歲阿嬤竟然排名第八,

排她後面的是奧巴馬、

克林頓、蘋果總裁等大咖。
更意外的是,

當對方邀請她去美國領獎的時候,

她頭也不抬,一口回絕了:

“不去,去了我的菜攤怎麼辦?”
Advertisements
阿嬤叫陳樹菊,

是台東中央市場的一名菜販。

靠著“50塊錢三把菜”的小生意,

53年裡她救助孤兒、給學校蓋圖書館......

捐款高達1000多萬台幣。
李安親自幫她寫推薦信,

才小學畢業的她還被評為“亞洲慈善英雄”、

“年度公益人物”......

阿嬤放下手中的青菜,

費勁地撥開擋著她家攤位的媒體記者,
Advertisements


無奈地說:“我不是什麼英雄,

我就是一個賣菜的。
因為家裡窮,湊不齊五千塊的保證金,最後母親難產去世。看著家裡的六個弟妹,做為長女的陳樹菊選擇輟學,扛起了家裡的重擔。

凌晨2、3點,在同學還在睡夢中的時候,她已經起床去市場批菜、擺攤。那一年,她才13歲,是市場最年輕的一個攤販。
Advertisements
年輕時候的陳樹菊

不會用秤? ——學;

認不出所有的蔬菜? ——學;

不知道怎麼做生意? ——還是學。

沒人知道這個13歲的小丫頭,背後付出了多少,只知道為了湊足弟妹的學費,她特意拉長營業時間。

從凌晨到半夜十二點,市場裡最後一盞亮著的燈,永遠是她的攤位。別說刮風下雨了,就連颱風天她都堅持不收工。
Advertisements

僅有這麼一張,舊時在菜場忙碌的照片

然而接踵而來的噩耗,差點擊垮了她。二弟生了重病,一下子湊不出轉院去台北治療的費用,雖然學校知道後,捐了一些錢,但還是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。

不久後父親被查出癌症晚期,而三弟不幸出車禍去世了。

Advertisements


多年後回憶起往事,陳樹菊依舊很傷心:“因為我們太窮了,如果我們有錢的話,家人就不會因為湊不齊醫藥費而離開。”

從那以後,她更加努力的經營自己的菜攤生意。

每天凌晨2、3點,

她要趕去進貨,挑選出最新鮮的蔬菜,

五點前必須要回到自己的攤位前撿菜、打包......
Advertisements


趕在第一波客人來之前收拾整理完;
50塊錢三把菜,

可能只賺得到2塊、3塊,

但她從不討好客人,也不缺斤少兩,

她只賺自己應該賺的辛苦錢。
Advertisements
等到了下午,

很多攤販開始收攤的時候,

她才開始吃午飯,

一碗白米飯拌醬油,偶爾加一點麵筋,

最奢侈的也不過是攤位上

那瓶一直捨不得開封的腐乳。
她一天只給自己20塊的生活費:

“我一個人花不了多少錢,能省一點就省一點。”

因為每天只能睡3、4個小時,
Advertisements


實在累壞了,就這樣瞇一會;
晚上客人很少的時候,

只有小學畢業的她也會看看書,
Advertisements
然後等夜深了,只剩她家的燈還亮著,

陳樹菊再將剩下的蔬菜冷藏起來,收攤準備回家,

第二天依舊是來得最早的那個菜販......
就這樣靠著勤勞和節省,她拉扯大幾個弟妹,讓他們都讀完書,也成了家。她也攢了一點錢,就在大家以為陳樹菊可以過點好日子了,她卻一口氣把存款都捐了出去;

收到她支票的福利院校長,嚇了一大跳,本來只要5000千塊就可以度過難關,陳樹菊卻直接捐了整整100萬。

——“你給我這麼多,我該怎麼辦?”

——“就按照你計劃的去做,我相信你會幫助到孩子們的。”
所有人都不理解她,包括她自己的家人。 “以前那麼苦,現在有錢了自己花多好,幹嘛要全捐出去?”

陳樹菊卻說,她始終都記得是因為沒有錢,才眼睜睜看著媽媽和弟弟去世,但她也記得,當年弟弟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們,將愛心捐款放在她手心裡的重量。

“錢,要給需要的人才有用。”

後來她又省吃儉捐了100萬給母校仁愛國小,

當作“急難救助基金”。

不久後,聽說母校正在到處籌錢蓋圖書館,

“450萬全部我來付!”

她拍著胸膛保證,果然第二天就打給了學校。

沒人知道她提前取出了自己投保的保費,

就為了讓學生有乾淨的書本、

明亮的教室可以安心地讀書。
台東的的阿尼色弗兒童之家,

也是她長期捐贈的對象,

她認養了40多個孩子,

每年都捐款好幾萬幫助他們上學、治病.......
每次她一瘸一拐,拿著錢走進辦公室,老師、護工們都震驚了。菜販賺的都是一塊、二塊的小錢,要攢多久才能攢到這麼多錢?

大家都勸她:“年紀都這麼大了,留點錢給自己養老吧。”陳樹菊卻擺擺手:“我捐了錢,我很快樂,覺得自己做了對的事情,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受。”

“真的,我連睡覺都會笑出來。”
她捐錢這麼大方,對自己卻很狠。

每天背數趟上百斤的蔬菜,

讓她的脊柱和雙腳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;
因為沒有時間好好去照顧,

最後演變成蜂窩性組織炎,

雙腳幾乎成了一隻空殼,

她只能駝著背,一拐一瘸地去搬貨物,

她卻說:“比起賺錢,我不會很在乎。”
幾十年來,她一直默默地賣菜、捐款,

她的床底下放著七八個紙袋,

每天只留20塊錢,其餘的都裝進去,

一旦裝滿了,就都拿出來捐出去。

有好事者幫她算過,她總共捐了1000多萬台幣。
直到有一天,

記者報導了這個每天只吃醬油拌飯,

卻熱衷捐款的菜販阿嬤,

一時間,震驚了整個台灣,

連BBC都專門跑來採訪,

稱她是:“世界上最不像,也最樸實的慈善家。”
當幾十家記者圍著她的菜攤,告訴她美國《時代》雜誌邀請她去領獎時,幾乎一輩子都沒離開過台東的陳樹菊一口回絕了。

“我去了,我的這些蔬菜怎麼辦?”直到部長、馬英九親自打電話,上門“拜託”她,她才勉強答應了下來。
據部長回憶,辦簽證的那天,陳樹菊的雙手因為幾十年來的辛苦勞作,已經彎曲到根本伸不直,甚至連指紋都識別不出來了。

在場的人無不為她動容,陳樹菊卻不以為然:“當初我受過大家的捐助,賺錢了自然也要幫助別人。”
領獎的當天,

她穿著一雙布鞋就去走紅地毯,

她有一點不好意思:

“發現大家穿戴的都是好幾萬的衣服、包包,

不過這件衣服是我三十歲那年買的,從沒穿過。 ”

但因為拉鍊壞了,

她就這樣上台拿回了屬於自己的獎杯。
官方安排她去各大城市遊覽景點,

她倒好,每次都一頭扎進超市,研究起了當地蔬菜。

她說:“自從我13歲做生意開始,

我從沒有休息這麼多天,

我以前一年也只休息一天。 ”
這不,回到台灣的第一天,

顧不上倒時差,

凌晨三點,打著哈欠出現在了想念的菜市場。
她彎著腰,一瘸一拐的在市場裡忙碌著, 難得態度特別強硬地拒絕了很多媒體記者的採訪,她說自己不喜歡處在鎂光燈之下。

“慢慢存錢做善事,才是本來的我啊!”、“只有好好照顧菜攤生意,才能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。”
2011年,有人幫她出了自傳,

她直接把版稅捐給了紅十字會,

2012年,有亞洲諾貝爾之稱的“麥格塞塞獎”,

頒給她5萬美元的獎金,

她收到後轉身就捐給了醫院。

很多人希望她藉此機會鼓動全社會捐款,

她卻板著臉:“不要,人家如果要捐,自己會捐。”
李安為她在《TIME》寫的文章,

司馬最喜歡的是這段話:

陳樹菊最令人津津樂道之處,

是在她的單純與慷慨。

單純,使她的慷慨令人驚艷;

慷慨,使她的單純發人深省。
感動全世界,並不是她的本意,

她只是幾十年如一日,做著自己最想做的事情,

她也不覺得自己的日子很苦,

因為幫助別人後,對方真心的笑容,

就讓她感到心滿意足。
“生活最好的方式,

就是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,

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。

活一天,做一天,

做到最後一天,這樣我才活得最自在。 ”
Facebook 留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