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媽媽那麼有錢,鄭欣宜卻會如此窮困呢?原來是母親死前擔心女兒亂花錢,所以規定她在35歲以後才能動用2億遺產,在那之前只能每個月提領2萬塊當生活費,並叮嚀她要做個有用的人,去工作!不可以偷懶,真是有心良苦!
鄭少秋得知後心疼地說
Advertisements


“為什麼她不找我?我這個女兒,個性好固執,都不肯跟我要零用錢。”

“我很早就跟她說過,有需要就找我,我可給她零用錢。女兒如果不靠爸爸,還可以靠誰?真是傻呼呼!又不懂照顧自己……”

羽逸覺得一個月就算只有2萬,若財務規畫得宜,也不致於會剩那麼少的,看來媽媽肥肥的這番用心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兒,希望她在35歲前可以學會控制自己的花費,不負媽媽苦心!

四個女人一世情債 鄭少秋自言愧對沈殿霞


如果不是他的張無忌那麼經典,之後的梁朝偉、吳啟華亦不會被比下去﹔如果他不是把丁蟹演得出神入化,出現“據說”影響香港股市的“神奇力量”,也就不會有“丁蟹效應”,讓股民們“一見鄭少秋,馬上拋股票”。但是,他的感情生活卻遠遠沒有事業來得成功。一度是千夫所指的負心漢,鄭少秋始終愛得拖泥帶水,注定累人累己。
Advertisements


對待感情優柔寡斷

鄭少秋的戲固然好看,但還是不及他的感情生活“精彩”。鄭少秋對此也是感嘆萬分,甚至“試圖”用星座為自己辯解:“可能因為是雙魚座,我需要愛情。一段感情去了總會有一段接著來,從來沒有間斷。”他更戲言自己像剛演完的角色劉邦,“膽小怕事”,又喜歡“偷看靚女”,但又更像張無忌,優柔寡斷,特別有異性緣,“張無忌自小喪母,有種戀母情結,異性對他好,他會馬上投降。我跟他一樣欣賞女性,經常覺得女人是上帝最好的傑作,當然喜歡'看看'啦。每個女人都有優點,我很喜歡發現那些優點。”

四個女人四段感情

鄭少秋的第一段感情,是他演話劇時認識的女友,兩人背著父母同居,直到女兒出世後才搬回家。不久兩人因性格不合分手,女方二話不說就抱著女兒離開了。 “那時大家都還小,二十來歲的人,大家都不懂體諒對方,分手的原因很簡單,一個喜歡早睡,一個是夜貓子。年輕太執著,只有是非黑白,沒有中間地帶。”
Advertisements


鄭少秋的第二段感情,是1970年和藝人森森談戀愛,可是對方母親得知他已有一女後,堅決反對,棒打鴛鴦散。後來沈殿霞出現了,兩人在電台認識,沈殿霞介紹他拍電影,在事業上幫助了他很多,經歷了十年的同居生活後,兩人才結婚。 1987年欣宜出世,兩人卻戲劇性地在一年後離婚。有傳言稱,在沈殿霞懷孕期間鄭少秋已經戀上了官晶華,因此他也一直被指是負心漢。

對沈殿霞深懷愧疚

雖然演過《誓不低頭》,但鄭少秋在很多場合卻肯“低頭”向他深感愧疚的前妻沈殿霞認錯。 “是的,以往兩段情是我處理得不好。對大女兒和欣宜,我有歉意。”活了大半輩子,誰沒有“舊恨心魔”,認句錯,一笑泯恩仇。
Advertisements


“我只會說,我對每一段感情都是認真的。我其實思想很保守,每次都希望能夠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之前已經失敗了一次,已經背了一個污名。這次其實也花了心機去經營,但奈何不懂得處理。當然有歉意,不要說是夫妻,就算是朋友分開了都會覺得可惜的。”

幾年前,沈殿霞主持無線電視台的一個談話節目,有一期的嘉賓就請來了“負心漢”鄭少秋,那也是兩人自離婚後第一次在電視節目上相遇。在節目結束前,沈殿霞用極快的語速問了一句:“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,想藉這個機會問問你,你只用答Yes或No就行!究竟十幾年前,你有沒有真真正正地愛過我?”鄭少秋聞言一呆,然後笑著說:“好愛你。”三個字,讓沈殿霞淚灑當場。
Advertisements


還有在剛剛過去的無線台慶上,這樣一幕讓人印象深刻:沈殿霞在後台的走廊補妝,鄭少秋從她背後走過,沈殿霞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:“你剛才表演得不錯。 ”鄭少秋聞言停下腳步,回頭答了一句:“謝謝啦。記得和女兒這樣說啊。”兩人的默契在這些平常的對話中表露無遺。看來,沈殿霞也放下了心中的恩怨,兩人總算是一笑泯恩仇。

為官晶華不談舊情

談及舊愛,鄭少秋答得小心翼翼,因為曾有傳官晶華不想鄭少秋再談舊情:“她絕對有權這樣做,是女人都會介意的。”與官晶華結婚15年,育有兩個女兒,“我喜歡典型的傳統中國婦女,溫柔體貼,賢良淑德,男主外、女主內的那種。可能我小男人吧。女強人我駕馭不了,還是喜歡小鳥依人,我太太可以給我這樣的感覺。”可惜,沈殿霞性格截然不同,鄭少秋這樣說,相信已經是最佳的解釋了,“婚姻就像讀書,讀得越多可能越好,我以前是小學,現在是大學,但仍然在學習中,可能永遠都無法畢業。”
Advertisements


天生“岳父”命

鄭少秋的四段感情,和三個女人生下了四個女兒,讓他直言是“一身女兒債、天生岳父命”。和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大女兒安儀已經十年沒有聯繫:“很多年前我供她上大學,但供完之後,就一直沒有聯絡了。都不知道現在走在街上碰到還認不認得……對於她,我有遺憾。”

說到二女兒欣宜,鄭少秋顯得比較開心,雖然自小沒有與她一起生活,但起碼沈殿霞沒有阻止兩父女相處:“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通一次電話。怕她減肥太辛苦。遇上我生日、父親節,她也會主動打電話給我。不過,見面機會始終比較少。”

對於自己與官晶華的兩個女兒,鄭少秋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剛剛合格的父親:“現在教女兒要像朋友一樣相處,要了解她們的感受,做父親還要學會識趣,我還在拿捏中,比維繫一段婚姻更難。唉,總之一句話,女人都是難搞的。”
Advertisements



沈殿霞一生最愛鄭少秋 曾撰文自曝離婚內幕

香港知名女藝人沈殿霞於今早病逝,終年60歲。回顧肥肥的一生,儘管曾經傳過幾次緋聞,但她最愛的卻只有前夫鄭少秋一個,可惜二人緣盡分手。肥肥生前曾寫過一篇文章《感謝前夫鄭少秋》,其中真實地記錄了她的心路歷程,原文如下:

我從小就被親友喚作“肥肥”。 20歲出頭,我已出演了三部電視劇,主持兩檔電視節目,還和當時香港的音樂才俊羅文組成“情侶合唱團”到世界各地巡迴演出。從那時起,我在香港娛樂圈就有“國際警察”的美譽了,因為姐妹們總把各種閨中隱憂跟我講,男藝人也都把我當哥們,拉我出去喝酒排遣壓力,夫妻間有什麼矛盾也找我調解。我想大概是我比較豪爽,外表又不出眾,大家面對我時都比較有優越感,不當我是競爭對手,願意卸下心理防禦把我當自己人。
Advertisements


世事弄人,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段婚姻竟也是這樣“攬”入懷中的。上世紀70年代中期,我跟鄭少秋、李琳琳、陳浩到馬來西亞拍戲兩個月,其間我請了幾天假回香港宣傳另外一部戲,回馬來西亞時鄭少秋當時的女友森森託我幫她帶一封信給“阿秋”。我以為是濃情蜜語,一見到阿秋就興奮地跟他說:“請喝茶,我替你帶了情信。”之後一直到吃晚飯,所有人都找不到他,原來他躲在廚房裡哭,那時我才知道那封不是情信,而是分手信。我覺得有些內疚,之後,我跟李琳琳、陳自強說怕阿秋會想不開自殺,我們天天邀他逛街吃飯,連看電影也叫上他,後來我倆漸漸親近起來……人的感情真的沒法解釋,要發生的就會發生。我跟他接觸多了,發現他非常顧家孝順,工作態度相當認真,一天到晚都在看劇本,所以我才放心跟了他14年。
Advertisements


女兒欣宜)剛8個月大時,我和鄭少秋因為有第三者介入而分了手。離婚後那幾年我確實很辛苦,內心很痛苦,女兒又小,我患上了抑鬱症和糖尿病,頭髮都掉光了,生病住院連個倒水喝的人都沒有,那時真看不到未來的方向。

記得有一次去加拿大看母親和女兒,一群華人在街區認出我,說:“咦,肥姐,好久沒看到你的新喜劇片了,快些拍片,你可是'香港開心果'呢! ”當時這句暖心的問候語讓我開了竅:我的婚姻雖不開心,但很多人還等著我帶來開心呢,況且我不能停下工作,母親和女兒的生活都必須由我負擔,我要用正面、積極的工作態度讓她倆過得幸福。

於是,沒有頭髮的我也開工演出了,我做了一頂假髮,這就是日後經典的“爆炸頭”。後來頭髮重新長出來了,我也堅持戴假髮,這麼多年下來,家裡已經有四五頂假髮,平時會像對待真發那樣對待它們,替它們塗護髮素、做發膜,之後還要用溫水把它們洗乾淨,再用髮夾把它們捲起來。現在很多人還以為,這麼經典的髮型肯定是由造型師專門設計的,我卻自豪地告訴各位,這是戰勝命運的恩賜。

此後幾年,我雖然戰勝了敏感脆弱的情感,走上生活與工作的正軌,但對前夫仍不能釋懷,不准周圍的人提他的名字。人生如戲,確實沒錯!離婚後我們沒再聯繫,但不知道為什麼,在小小的香港娛樂圈裡竟然也一直沒有遇到過。有時想想,真是緣分盡了嗎?只有一次,很戲劇化,我和鄭光榮夫妻一起在海港城自動扶手電梯上,海港城兩條自動扶手電梯並列著,一上一下,鄭少秋剛剛在我們身邊經過。鄭光榮先看到他,很自然地打招呼喊:“阿秋!”我看過去,鄭少秋剛好看過來,順口就問:“女兒呢?”我說:“在加拿大讀書啊!”這時,我們已擦肩而過,我沒有回頭望他,我想,他大概也沒有回頭。人生就是這樣,好多事過去就過去了,好像兩個人擦肩而過。你說沒緣分嗎?不是,有緣,但又各有各的方向……

夫妻間的情感可以淡去,但父女親情不可磨滅,女兒欣宜對她父親很有感情。前年她畢業,阿秋在畢業典禮上突然出現,女兒開心得不得了,很激動地摟著父親合影,我看著女兒激動的神情,突然很感動,覺得自己應該感謝鄭少秋,感謝他讓我看到了女兒真正的笑容!

2006年,是考驗我和女兒的難忘一年! 8月底,我在主持一次大型慈善演出後緊急入住養和醫院,當時的診斷是膽管嚴重阻塞並且發炎,立即做了膽管疏通手術。不料,手術後病情急速惡化,後來醫生診斷問題出在胰臟,是罕見的胰臟腫瘤。 9月初,我被轉到瑪麗醫院,經過精密詳細檢查後,院方為我進行了連續38小時的大手術,從胰臟上切除了重達6磅的腫瘤。由於我有高血壓、糖尿病,再加上心臟有毛病,當時情況很不樂觀!

女兒是我在生死一線間的燈塔,她在病榻前守候我20多個日夜,並與她爸爸悄悄溝通,讓他到醫院多次探望我,還費盡心力對在加拿大的95歲的外婆隱瞞我病重的實情。 11月4日,從膽管阻塞到胰臟腫瘤,再到糖尿病並發症,在鬼門關前轉了三遭的我竟奇蹟般順利出院了!回到家中,女兒趕忙為我的大床換上舒適的床墊。我們母女倆躺在充滿陽光香氣的床頭,都哭了。

幾天后,女兒在博客上寫道:所有關心、惦記媽媽病情的朋友們,非常謝謝你們陪伴媽媽走過風雨,你們放心,我會好好保護媽媽的……看到女兒的留言,我淚眼模糊,只覺得那個胖胖的、愛哭的小女孩長大了!
Facebook 留言版